+Suger Moon+

自我滿足用的同人及自創小說園地

【ツイステ】BL 甘夢より甘美な宝物 マレレオ R18注意

2020/8/28 星願活動獻祭轉蛋
蛋主:cheese5247
指定內容:龍獅R18(沒有也可以)

甘夢より甘美な宝物

「就說了不是那樣,我有話和マレウス說,你去把他帶來。」
一大清早,ディアソムニア寮的談話室裡,就來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隨著他的話語,那與身型不合的小巧耳朵,在頭頂兩旁一顫一顫地,身後細長的獅子尾巴上下擺動,顯示出他的煩躁不耐。
從進門到現在,已經過了30分鐘,但他卻連マレウス的臉都還沒有見到,而原因竟然是因為,眼前這個身為マレウス護衛的シルバー,從方才開始,就絲毫沒有在聽他說話,自顧自地認為他和マレウス是好朋友。
誰和那個長角的混蛋是朋友啊!?這傢伙……,到底是怎麼看的?
說到底,要不是因為稍早的「事件」,讓他發現自己的式典服斗篷,竟和マレウス的拿反了,現在他也不會在這裡。
而那個沒有先確認清楚,就將衣服拿了回來,害他出糗的元兇—ラギー,卻早已不知道開溜去了哪裡?
明明是讓他來討回東西的……,這傢伙……。
「レオナ學長,您果然和マレウス大人是好朋友……」
「……所以我說了不是……」
レオナ搔了搔頭,他真的不懂シルバー,為何可以如此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?相較於此,マレウス還能溝通地多。
在兩人僵持不下之時,談話室連接上方空間的樓梯,傳來了鞋跟碰撞地板的聲音,隨著那高大的身影一同下樓,進入談話室內。
「這不是キングスカラー嗎?真是難得,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?」
「マレウス,你的護衛是怎麼搞得?完全沒在聽人說話。」
一見到マレウス,レオナ便忍不住抱怨。
想當然爾,他可是為了向マレウス討回自己的式典服斗篷,和シルバー在這裡僵持了30分鐘呢!而且,還是為了那可笑的誤會……。
不過,マレウス並沒有回應他的抱怨,於是他只好作罷,將話題回到最先的目的上。
「喂,長角的,我式典服的斗篷在你那吧?」
「你的斗篷?」
不知道他是真的沒發現?還是刻意裝傻?雖說入學至今,也沒見マレウス穿過幾次,但他真會沒發現,自己的斗篷被拿錯了嗎?
「啊啊……,什麼,就為了這點小事。這件斗篷不是挺適合你的嗎?你那嬌小的耳朵,也該透透氣了吧。」
「咕嚕嚕——,你這傢伙,想吵架嗎……?」
看著レオナ手上的衣物,マレウス貌似意會過來什麼,調侃著說。
這番話,挑起了稍早因為斗篷上的開孔,而被ラギー取笑的記憶,弄得レオナ很不高興,他咬起了牙,發出喉嚨深處的低鳴。
然而,マレウス並沒有把他的不悅放在心上,自顧自地接下去說。
「東西在我房裡,想要的話,就跟我來吧。」
「嘖。」
マレウス說完,便逕自朝房間移動,レオナ見狀,趕忙跟了上去。

「喂,長角的……,你到底要找到什麼時候?」
レオナ坐在マレウス的床緣,雙手環胸,有些無奈地說。
從剛才跟著マレウス進房到現在,已經過了20分鐘,看著他不斷翻找著自己的衣櫃,卻始終沒有找到レオナ的斗篷,也難怪他會如此不耐。
「真是奇怪,我明明記得是在這裡的……」
マレウス嘴裡喃喃唸著,雖然他幾乎不曾穿過,但難得送洗一次,剛拿回來的東西,他總不認為自己會記不得收在哪裡,怎麼會……找不到呢……?這讓他感到相當不解。
「嘖,算了,我來找吧。」
再讓他這樣耗下去,天都要黑了,レオナ實在受不了,站起身就往マレウス的位置走去,隨手翻找起他的衣櫃。
只是,他幾乎都要把整個衣櫃翻過來了,卻也一樣找不著他的斗篷。
(這傢伙……,該不會在耍我吧!?)
レオナ忍不住在心裡暗暗想著,轉頭瞪了從剛才開始,就悄悄坐到床緣等候的マレウス一眼。
「喂,你這傢伙,東西真的在你房裡嗎?」
浪費他這麼多時間,卻還無法討回東西,レオナ這下真的非常不悅,他揪起マレウス的衣領,露出獠牙問著。
「……真是失禮,夕燒草原的皇室,難道沒有教你規矩嗎?」
「你……!」
マレウス抓起レオナ揪著自己的手,挑釁地說著,一個反身,就將他壓在身下。
レオナ氣地牙癢癢,怒瞪著マレウス,尾巴在身後用力拍打著。
開什麼玩笑,他可是夕燒草原的第二王子,怎能容忍自己被他人壓在身下的屈辱?
但他也許忘了,現在壓在他身上的這個男人,可是即將繼承茨之谷的王,又怎麼會允許他人對自己如此無禮?
レオナ使勁地想掙脫マレウス的壓制,卻發現自己的雙手被他鉗制著,完全動不了。
「喂,你這傢伙,快放……嗯!?」
才想表示抗議,レオナ就感到身下傳來的觸感,不禁震了一下。
「怎麼?對這裡如此敏感,你真是隻大貓咪不成?」
マレウス笑得邪魅,空著的那隻手,不知何時已摸上レオナ尾巴的根部,來回輕撫挑逗,讓他不自覺抬起了臀部。
「你……!別給我亂摸……!」
レオナ抗議著,但マレウス並沒有因此停手,畢竟從剛才開始,他就坐在床緣,一直看著レオナ的背影在眼前晃來晃去,マレウス隱忍的慾望,早已難耐地恨不得衝出身,又怎會輕易罷休?
「哪,キングスカラー,舒服嗎?」
「舒服你個頭!還不快放開我,嗯唔……!?」
順著撫弄レオナ臀部的動作,マレウス忽地褪去了他的褲子,將指尖探入レオナ尚未得到潤滑的秘穴中,嚇了他一跳。
「喂!……嗯!?」
他正想抗議些什麼,卻被マレウス的雙唇封住了嘴,細長的舌尖,鑽入他來不及闔上的口內,舔吮著他厚實的舌頭。
レオナ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開始急促,血壓逐漸上升,一股燥熱感湧上,身下的慾望,變得挺立而腫脹,十分難受。
但那高傲的自尊心,讓他儘管如此,卻依然不願委身於マレウス。
要他就這麼任人宰割?怎麼可能……。
然而,マレウス的挑逗功夫,卻也不是省油的燈,配合著親吻,放入レオナ穴中的手指開始轉動,挑撥著內壁的每一寸肌肉。
感受著內壁被翻攪的觸感,レオナ的後庭,開始逐漸鬆口,マレウス便趁勢,將食指與無名指也一同探入其中。
「……!?」
瞬間襲來的快感,讓レオナ忍不住想咬牙,卻只咬到マレウス的下唇。
鮮血從傷口溢出,讓マレウス的眼神變得銳利了起來。
他將嘴角的血跡舔去,興味盎然地看著レオナ。
「還以為是皇室豢養的貓咪呢,原來是隻欠缺教養的野貓啊……。」
說著,便抬起レオナ的雙腿,將自己的分身,一鼓作氣地,挺入他已被確實擴張過的秘穴中。
「嗯唔……!?」
感受到腫脹的巨大,進入自己體內,レオナ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。
(可惡……,竟然會被這傢伙得逞,真是太狼狽了……!)
雖然這麼想著,但雙腿現在被マレウス揪著,高舉到他的肩上,根本逃不了。
レオナ的尾巴,開始跟著左右晃動,頂端的鬃毛,搔癢著マレウス的腿,讓他更加興奮。
「呵,嘴上這麼反抗,身體倒是挺誠實的嘛,キングスカラー。」
「少……囉唆……!」
真不想承認,堂堂一國的二王子,竟然被弄得如此有感覺,這種屈辱,叫他如何面對……。
レオナ緊咬著牙,側過臉閉上雙眼,不再看マレウス。
要他被人攪弄著後庭,已經夠羞恥了,他實在不願意,再讓マレウス看見自己現在的表情。
然而,マレウス卻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,將嘴貼近他的耳邊,和著微熱的吐息低語著。
「就叫出來如何?レオナ喲……。」
「!?」
(這傢伙……,叫我什麼……!?)
比起要他順從慾望叫出聲,更讓他感到驚訝的,是マレウス竟然喊了他的名字!?
如此出其不意,讓レオナ的心跳,著實漏了一拍。
「唔……,啊……」
他的思考,開始跟不上身體的反應,微弱的呻吟聲,自然地流露了出來。
「呼……,哈……,啊……!」
「瞧,這不是挺悅耳的嗎?キングスカラー……。」
「唔……!マレウス……,你……!哈啊……!」
可惡,怎麼會這樣……!?竟然會因為被他喊了名字而心動,實在太不爭氣了!
但是……,身體的反應卻很老實,酥麻的快感襲捲全身,幾乎就要將他推向頂點。

本以為會就此進入高潮,不料マレウス卻突然將他翻過了身,背對著自己趴在床上。
因著體位而呈現在眼前的臀部,再次刺激著マレウス的感官,方才逗弄著レオナ體內的慾望,絲毫沒有冷卻,反而更加膨脹了起來。
「喂!你這傢伙!給我適可而止……嗯!?」
レオナ抗議者,卻被マレウス猛地頂到深處,他顫了一下,尾巴和耳朵,瞬間倒豎起了毛。
宛如電流般刺激的快感,以及マレウス加速的抽動,讓他抓緊了床單,跟著擺盪了起來。
「呃啊……,哈……,咕唔……!」
想不到這傢伙這麼持久,レオナ此時,才對自己一直以來,小看了マレウス的這件事,感到有些懊悔。
マレウス一手扶著レオナ的腰,一手拍打著他尾巴根部的連接點,加快抽插的速度,讓レオナ的背呈現怪異的凹陷,不久後,變達到了高潮。
乳白色的液體飛濺而出,灑落在マレウス的床單上。
レオナ精疲力盡地趴臥下來,大口、大口地喘著氣。
就在此時,他突然瞥見マレウス枕頭底下,微微露出的一抹紫。
「!?我的斗篷!?」
顧不得剛才一陣激情下,耗盡的體力,レオナ彈跳了起來,將枕頭翻開,拉起了那件找了許久,都沒找到的式典服斗篷。
「呼嗯……,原來在這裡啊……。」
マレウス若有所思地說著,他都忘了,早上リリア拿著洗好的式典服回來時,他正好想打個盹,發現レオナ的斗篷和自己的拿反後,索性將它放在枕頭底下,期待著レオナ會像リリア曾經說過的那般,出現在自己的夢中。
「……看來,我又被リリア騙了呢……。」
「マ、レ、ウ、ス——!」
「呵呵……,哈哈哈……!」
レオナ氣憤的怒吼,吞沒在マレウス愉悅的笑聲中,リリア的話語,是真是假,已經無所謂了,因為,他已經得到了比美夢,更加甜美的寶物……。

甘夢より甘美な宝物 完
Last Modified :

Comment







秘密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