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Suger Moon+

自我滿足用的同人及自創小說園地

【ツイステ】命の花 リリシル 親情向

2020/10/14 萬聖節活動獻祭轉蛋 SRリリア
蛋主:guava1298
指定內容:想看利銀親情向,魔女集會paro的感覺
リリア看著小銀長大成人衰老死亡,看著他從嬰兒變成墓碑

命の花

乾洌的風吹拂過大地,揚起些許塵土,地上遍佈的屍骸,飄散出陣陣刺鼻的腥味,一旁的花草堆中,還殘存著零星的火光,宛如剛歷經過一場大戰。
被燒得焦黑的巨大樹幹下,緩緩浮現一個嬌小的身影,凝視著眼前的景象,默默地垂下了眼。
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了……,每當執行完皇宮指派的任務後,他總會在心裡如此期望著。
撿拾起地上的魔法筆,少年步出巨樹的保護,來到佈滿荊棘的通道前,卻被一旁微弱到若非此刻的寂靜,絕對不會發現的哭泣聲吸引了注意。
「哦呀?」
翻動倒臥在地,早已沒了氣息的女子的軀體,少年被她的模樣,稍稍震攝住。
在那樣的戰亂下,竟還能緊抱著,不讓孩子受傷嗎……?
「……看來這下……,要被マレウス罵了哪……。」
皺了皺眉,少年笑著,抱起女子手中的嬰孩,回到了那座幽暗的宮殿。

「リリア,這是什麼?」
「啊……,哈哈,如你所見,就是人類的嬰孩。」
果然,如同他所想的,マレウス看起來,十分地不悅。
這也難怪,長年以來,人類對妖精一族的進攻,就從來不曾停止過,被侵犯的妖精們,總是只能竭盡全力地防守,卻難免失去某些尚還幼小無力的同伴。
人類……,一直被妖精視為不可親近的存在。
然而此刻,リリア卻將人類的孩子,帶入了妖精一族的皇宮之中?
這位曾是妖精王麾下大將的人,究竟在想些什麼?マレウス實在無法明白。
然而,即使他內心仍有著許多疑惑,リリア卻沒有給他詢問的機會,反倒向他提出了意料外的請求。
「マレウス,我想暫時搬到鄰近荊棘之路的地方,帶著這孩子住上一陣子。」
「!?」
マレウ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撐大了眼,驚訝地看著リリア。
離開皇宮?這是什麼意思?難道……,他要拋下這裡的職位和職務嗎?就為了一個人類的孩子?
「リリア,你要……拋下我了嗎……?」
混亂的思緒下,マレウス本能地拋出這句話,下垂的眼角,看起來十分哀傷不捨,リリア看了,忍不住哄堂大笑。
「什麼,怎麼可能,等這孩子大一點,老夫就會回來了。」
「……是嗎……」
「哈哈哈……!マレウス唷,你偶爾……也該出宮走走了吧……。」
說著,リリア浮起身子,輕輕摸了摸マレウス的頭,像是安慰著受挫的孩子般。
マレウス靜靜地點了點頭,整座宮殿裡,除了祖母外,就唯獨リリア的要求,他總是無法拒絕。

遠離熟悉的皇宮,リリア在和煦的向陽處,找了個樹蔭,建起了新家。
木造的小屋,雖然簡陋,卻很溫暖,是適合養育幼兒的地方。
他開始當起了新手爸爸,照料著已經不知道多少年,沒有碰觸過的人類的嬰孩,儘管他總是不明白,孩子為什麼老在用餐時,止不住哭鬧。
日子一天天地過去,小嬰兒不知不覺中,已從那個包著尿布的小蘿蔔頭,長成了會跑、會跳、會說話的小怪物了。
「父親大人!我回來了!」
銀髮的男孩,捧著一簍不知從哪採來的莓果,來到了リリア的身旁。
「哦,シルバー,你回來啦,正好,我要開始準備晚餐了。」
「……唔!」
聽著這話,小男孩突然感到一股惡寒。
就算拒絕也沒有用,リリア根本不會在意他喜不喜歡那些料理,而是用滿溢的愛,強迫他吃下去哪……。
深知無法逃過此劫的シルバー,偷偷抓起了一把莓果,藏進自己衣口裡。

屋中瀰漫起刺鼻的味道,シルバー盯著眼前,那盤散發出螢光紫色彩的料理,遲遲無法鼓起勇氣舀下第一口。
即使已經過了七年,這味道仍然讓他感到難以下嚥。
他實在不明白,難道妖精都是吃著這樣的食物長大的嗎?這樣的東西……,他們真的覺得好吃嗎……?
果然……,人類和妖精的味覺……,還是不一樣的嗎?
就在他嘆了一口氣,總算將湯匙放入盤中,舀起一口勉強還能稱為飯的晚餐後,リリア卻突然開口了。
「シルバー,等會吃完飯,就去收拾東西吧。」
「咦……?」
(為什……麼……?)
シルバー的眼睛瞪得好大,收拾東西……?他們……,要離開這裡了嗎……?為什麼?他真的不明白。
「明天一早就動身,我們要回真正的家了。」
真正的……家……?
那是什麼意思?他怎麼從來沒聽說?難道這裡……,不是他和父親大人的家嗎……?
シルバー怔在現場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,リリア的語氣,並不像在開玩笑。
兩人間沉默了一陣子,直到リリア起身,摸了摸他的頭,シルバー才回過神來。
「父親大人……!」
「記得收拾好。」
沒有任何解釋,這是リリア第一次如此強硬。
シルバー默默地回到自己房裡,收拾起曾經在這裡生活過的痕跡。

天空剛透著微微的光芒,リリア便叫醒了熟睡中的シルバー,領著他回到了久違的宮殿之中。
「リリア,你回來了。」
「我回來了,マレウス。」
看著身邊俯身行禮的リリア,シルバー的心裡充滿困惑。
他不認識這個地方,明明應該從來沒有來過的,卻不知道為什麼,有股熟悉的感覺……?
「看來,這小怪物還挺強壯的哪。」
「哇!?」
マレウス突然貼近シルバー的臉說著,嚇了他好大一跳。
「シルバー,這孩子的名字叫シルバー。」
「呼呣……,是你取的嗎?」
「……」
リリア沉默著沒有回答,マレウス看著卻微微地笑了。
「也罷,那麼,從明天開始,你就教他們劍術吧。」
「是。」
リリア再次俯身應允,但一旁的シルバー卻愣住了。
他……們?這個人……,用了複數?為什麼?
正當他想開口詢問,一個看似和他年紀相仿,頂著一頭淺綠色頭髮的男孩,緩緩從マレウス的王座後探出了身影。
「你應該還記得他吧?リリア。」
「……セベク……」
「今天開始,他就交給你了。セベク,別忘了禮節。」
「是!少主!」
小男孩的聲音聽起來鏗鏘有力,是個非常有精神的健康孩子。
リリア在心中,默默地祈禱他能和シルバー好好相處。

用過午餐,稍作休息後,リリア領著兩個孩子來到練劍場,開始教導起他們劍術。
時間在金屬的劍身相互碰撞的聲響,以及兩人間從未停止過的爭吵聲中,靜靜度過。
這天夜裡,黑色的馬車來到皇宮門前,送來了入學的證明,曾經的男孩,已經來到青少年的年紀了。
由於年齡的差異,他們遲了一年才相繼入學,回想起和マレウス及リリア分開時,セベク嚎啕大哭的模樣,還是令シルバー感到有些可笑。
儘管那晚,他躲在棉被裡,一路啜泣到天明。
入學後的兩人,爭吵聲仍然沒有停止過,但シルバー嗜睡的症狀,卻變得比以往更加劇了。
伴隨那宛如詛咒般的病症,リリア注意到了,每當シルバー熟睡時,總會有許多小動物圍繞在他身旁,甚至發現了,シルバー似乎有著可以和動物溝通的能力。
偶爾,他會忍不住懷疑自己,當初將這孩子帶回來撫養,究竟是否真的是正確的選擇?
但在那放任不管,就必死無疑的狀態下,他實在……無法忍心見死不救。
シルバー的症狀,一天比一天嚴重,不只是上課時,時常打瞌睡,就連站在他的身旁,或是練劍時,也會突然陷入沉睡。
リリア明白,那是身為人類皇族的孩子,自出生便帶著的,古老的詛咒。
シルバー帶著這個詛咒出生,就足以證明,他是來自「那個家族」的孩子哪……。
然而這件事,リリア卻始終無法對マレウス坦白。

四年的時光,轉眼即逝,但自NRC畢業後,シルバー卻自此陷入沉睡,無論セベク如何聲嘶力竭地吼著他,他卻再也沒有醒來。
リリア再次向マレウス提出了請求,他知道眼下的狀況,繼續讓シルバー留在宮中也無濟於事。
他決定,再次帶著シルバー,回到那曾經一同生活過的家。
陽光透過蒼翠的樹蔭,灑進了屋內。
木材在太陽的照射下,散發出陣陣芬多精的香氣。
一切……,都和當年一樣。
リリア將シルバー安置在床上,坐在他的身旁,唱起了令人懷念的搖籃曲。
那是シルバー還年幼時,他每晚哼唱的曲子。
シルバー總是聽得入迷,而後沉沉睡去,那香甜的睡臉,至今仍令他感到懷念。
「シルバー……」
輕輕撫過那白皙的臉龐,銀色的髮梢,在陽光的照射下,閃爍著光芒。
無論看幾次,リリア依舊覺得這張臉孔,十分漂亮。
「對不起……。」
(對不起……,是我剝奪了你解除詛咒的希望……。)
命運彷彿早已註定般,リリア十分清楚破除這個詛咒的方法,卻無能為力。
倘若當年,不是將他強行帶入NRC就好了……。
如果他不是跟隨在自己的身邊,是否……就能獲救了呢……?
リリア無法回答自己,即使平時,他總是像位智者般,說著艱深卻真切的道理。

這樣的日子不知道過了多久,リリア再也沒有回過皇宮。
シルバー依然沒有甦醒,但容貌卻不敵歲月,逐漸蒼老了起來。
銀色的漂亮頭髮,逐漸泛起了些許的白,皺紋佈滿了他的身軀,皮膚也變得乾癟了起來。
沉睡的期間裡,因為沒有進食,原本強健的身軀,也變得瘦如柴骨。
リリア明白,時間不多了……。
這天,他像往常般,端著一盆溫水,來到シルバー的床邊,幫他擦拭起身子。
這麼多年來,他總是做著同樣的事,不曾感到疲累。
在擦拭完畢後,リリア輕握起シルバー的手,哼唱起熟悉的旋律。
以為一切都會如以往一樣,但沒想到,シルバー的手指,卻微微顫動了一下,リリア驚訝地起身,睜大了眼看著仍舊沒有甦醒跡象的シルバー。
「シルバー,你醒了嗎?你終於醒過來了嗎!?」
然而下一刻,リリア的夢卻破碎了。
シルバー的手,緩緩滑落,他……,終於還是走到了生命的盡頭。
貼近著シルバー的胸膛,リリア明白,他摯愛的孩子,在這一刻,永遠離開了他……。

他找了片開滿鮮花的地方,為シルバー下葬。
而後將這消息,傳遍整個荊棘之谷。
那是最後的……,在妖精國度裡長大的,人類之子的故事……。
マレウス在葬禮上的沉默不語,セベク在入葬儀式時痛哭失聲的模樣,都成為リリア心中無法抹滅的回憶。
人類是何等地脆弱,生命是何其地短暫,在妖精漫長的歲月裡,若非因遇上人類的孩子,又怎能如此體會?

枯黃的草原上,颳起了稍嫌寒冷的風,帶起少年混著洋紅色的髮絲。
如東方的龍般,蒼綠的尾巴垂在身後,綠色的長裙襬迎風飛舞。
藍黑色的中式帽子上,有著一對金黃色的龍角。
「好久不見了,シルバー……。」
在那十架墓碑的後方,銀髮少年彷彿回到尚在NRC就讀時的青澀模樣。
那隱約可窺見到後方草原的身子,以及搆不著地的雙腳,全是リリア想念不已的,他唯一的孩子。
風悄悄撫去了他們臉上的淚水,那是僅止一夜的,短暫的再會……。
「……父親大人,我回來了……。」

命の花 完
Last Modified :

Comment







秘密留言